首页 > 新闻动态 > 热点聚焦

【特别策划】离职、失联、跑路、刑拘 谁逼董事长们“大逃亡”?

[来源:本站原创][日期:2018年12月04日][点击量:6006] 【 【打印】

策划/本刊编辑部  执行/本刊记者 陈武亮 

 

作为企业的中流砥柱,董事长应该在企业危难之际挺立潮头。然而,自年初以来,大量董事长纷纷离职、失联、跑路,以至坊间流传这样的段子,“当你还没辞职,董事长就先不干了。”董事长并不是天生的“英雄”,他们也有自私、怯弱的一面。但危难之际见英雄,也有一些人,即使破产,也愿破得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本来很多人有这样的路,但他们宁愿跑路、坐牢,也不愿选择这样的路……

自年初以来,“你辞了没有”正变得与“你吃了没有”那样频繁,特别在企业高管甚至董事长之间,“辞了没”成了部分人心照不宣的接头暗号。

Wind的数据显示,1月至10月中旬,全国上市公司有8000多名高管辞职,其中包括460多位董事长,即平均每天至少1名董事长“甩锅不干”。仅在10月8日~10月10日3天,就有8家公司的董事长离职。一夕之间,董事长仿佛成了“烫手山芋”,让人避之不及。

离职、辞职对董事长们来说,某种程度上意味“放下了担子”。但某些董事长即使想“放下担子”却不能,一大批追债人以及公安机关的追捕让其食不甘味、寝不成眠,不得不以失联、跑路来躲避“烦恼”,有的人甚至以自杀来完成最终解脱。

在外界眼中,董事长拥有各种权力和光环。然而,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董事长们在享受权利与光环的同时,也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与风险,特别在企业深陷危机时,董事长几乎成为各种矛盾与压力的集合点,尤其是民营企业的董事长们。于是,重压之下,很多董事长选择了“逃离”“逃避”,但也有一些董事长选择了面对,并带领员工坚强地挺下去。

董事长们面对困难的不同选择,体现了其品格的高低,也预示着企业未来的不同前景。那些挺过去的董事长和企业,即使最终可能失败,其行为也值得尊敬。而真正伟大的企业与企业家,无不是在挫折与困苦中诞生。

相对于欧美,中国的董事长们特别的“沉重”,似乎只要干上企业,便接下了甩不开的重担,喘一口气都不行。而在西方,只要企业依法“破产”,董事长们不但可摆脱追债人带来的无尽烦恼,“破产”清算之后,还可以保留一部分财产,在适当的时机东山再起。

然而,在中国,“破产”难,董事长们要轻装上阵,则更难!

一天一人“逃离”

董事长“活下去”有多难

国庆刚收假,10月8日至10月10日三天,沪深两市就传出了震撼性消息:8家公司董事长离职,3家A股上市公司、5家新三板公司。10月11日,广东甘化、艳阳国旅又先后发出董事长辞职和变动的公告。短短四天,10位董事长比赛看“谁跑得快”。

实际上,自今年开始,这种比赛就开始了。据专业研究机构Wind统计,1月1日至10月12日,深沪两市上市公司共有461名董事长(或代理董事长)先后离职,至11月7日,增加至502位。一个月不到,就增加了41位。其中有些公司的董事长接任不到一年、甚至几个月,就迫不及待地开溜,如工业富联前后两任董事长毛渝南、陈永正,其实际任期仅为6个月和不足10个月,可见董事长这一位子“烧屁股”的程度。

实际上,这只是冰山一角。据华泰证券统计,今年有将近60%的民营上市企业公司的董事长、董事出现了变动,市值小于50亿的民营上市企业中,70%的企业董事长出现了变动。

辞职或离职,可能面子上“难看”,但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全身而退”。然而,对于某些董事长来说,能体面、安全地“离职”简直是一种奢侈,他们不得不通过失联、跑路来“保全”自己。一些人没有跑掉,不得不待在强力机关的“笼子里”反省,还有一些人,则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1~10月“失联”或“跑路”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情况一览

公告披露时间

证券简称

证券代码

涉事董事长/实控人/法人代表

1月11日

星贝尔

834575.0C

孙文

2月9日

顺泰钨业

832221.0C

赵泽安

3月12日

天易股份

831430.0C

陈助国

3月21日

桂祥电力

834969.0C

吴家银

4月7日

ST鸿源

832211.0C

薛超旭、魏清慧夫妇

5月初

南风股份

300004.SZ

杨子善

5月初

*ST保千

600074.SH

庄敏

5月10日

 泰合健康

000790.SZ

王仁果

5月25日

恒略智汇

838527.0C

胡立勇

6月20日

郑州远见

832183.0C

孙宏洲

7月初

中弘股份

000979.SZ

王永红

7月17日

佑康股份

833192.0C

张秀平

8月初

斯太尔

000760.SZ

李晓振

8月15日

莱盛隆

835826.0C

胡汉明

8月15日

九州沃顿

834595.0C

赵永辉

8月29日

多浪牧业

870081.0C

艾事买提·吾买尔

9月12日

ST明威

834638.0C

刘少甫

10月初

和兴隆

837628.OC

黄溪河

10月中旬

万家乐

000533.SZ

陈环


 

20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跑路

他们为企业埋下了哪些“雷?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王八蛋黄鹤老板,吃喝嫖赌,吃喝嫖赌

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工资

原价都100多、200多、300多的钱包,统统20块……

2年前,网红歌曲《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让“黄鹤”成了跑路“黑心老板”的代名词。

争当“黄鹤”今年似乎成了一股风潮,本刊据公开报道的不完全统计,1月至10月,沪深两市有19家公司董事长失联或跑路,其中创业板就有13家之多。

仅在5月,就有南风股份、泰合集团、保千里、恒略智汇4家公司董事长跑路,8月有和兴隆、斯太尔、多浪牧业3家公司董事长失联。其中泰合集团董事长王仁果已是今年第二次失联(1月曾短暂失联),斯太尔集团董事长李晓振上任刚一周即失联。

董事长的跑路动机

跑路时间

公司名称

董事长

可能跑路原因

4月16日

金立

刘立荣

 澳门豪赌,涉债6亿

5月3日

南风股份

杨子善

涉债7亿

5月10日

泰合集团

王仁果

公司经营不善

5月14日

保千里

庄敏

涉嫌造假,操纵股市获利7亿,公司一年亏损77亿

7月16日

上海永利宝

余刚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公司被冻资金9000万元

7月16日

中弘股份

王永红

套现70亿,公司欠债40多亿

8月初

斯太尔

李晓振

涉嫌信披违规被公安机关拘留

8月10日

和兴隆

黄溪河

公司4亿资金不知去向,涉嫌挪用资金

9月19日

艾瑞咨询

杨伟

公司涉嫌多年数据造假被起诉

10月中旬

万家乐

陈环

控股公司借款逾期未还,被起诉


 

董事长们不好过,企业则可能更“难熬”。实际上,跑路的“黄鹤”大多留下了一屁股债务,一些公司因为负债,已陷入破产边缘。其中,中弘股份董事长王永红跑路后,公司欠下各类借款高达41.13亿元,由于股价低于面值指标,11月8日,被深交所强行退市。

一些非上市公司,其跑路的董事长埋下的债务“地雷”则一个比一个沉重。7月中旬,成立仅3年的P2P公司上海永利宝,董事长余刚失联后,公司欠下逾期未付的金额有10亿之多;6月,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董事长朱一栋失联后,所欠各类逾期未付金额达180亿元;4月,董事长刘立荣跑路后,金立的负债多达260亿元,已资不抵债,陷入破产边缘。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老板“黄鹤”,尽管跑路,但自己一点不吃亏,带着小姨子卷款而逃。现实中跑路的董事长们似乎一点不比“黄鹤”傻,其为自身谋利的手段甚至比“黄鹤”更为高明。尽管中弘股份负债41.13亿元,被强行退市,其董事长王永红通过两次定增,套现70亿元。保千里尽管一年亏掉了77个亿,但其董事长庄敏通过造假上市,获利达7个亿。和兴隆董事长黄溪河跑路后,尽管造成全国196家机关、单位、部队食堂停餐,近40万人就餐受到影响,其在跑路前偷偷转走4亿现金,还将50多箱财务资料私藏自身住所,让相关机构无账可查。

除了欠债之外,不少跑路、失联的董事长们还与违法犯罪有关,其中庄敏操纵股市,涉嫌犯罪,8月初失踪的斯太尔董事长李晓振直接因信披违规被公安机关拘留,失联的艾瑞咨询董事长杨伟因为涉嫌公司多年造假将面临指控,这些“黄鹤”极可能最终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30多名董事长“犯事”

大多栽在“钱眼”里

董事长们自然可以学“黄鹤”,一时“走为上”,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少董事长根本没来得及“走”,就被有关部门“盯”上了。2018年,对董事长们来说,很不“太平”,被立案调查和因涉嫌违法犯罪被逮捕的董事长队伍相当庞大。

本刊对“出事”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总裁、实际控制人进行了统计。1~10月,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逮捕或刑拘的董事长/总裁多达29人,平均一个月3人。其中4月、7月、8月、9月最为集中,前三个月每月犯事者5人,9月4人,6月3人。

1~10月被逮捕、调查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总裁

时间

公司名称

董事长/总裁

事由

1月4日

金瑞科技

吕尚简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苏州警方逮捕

1月8日

春兴精工

孙洁晓

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1月11日

电广传媒

龙秋云

涉嫌受贿罪,被湖南省检察院批准逮捕

2月14日

盈方微

陈志成

涉嫌票据诈骗罪,被甘肃省公安厅逮捕

3月12日

晨鑫科技

刘晓庆

涉嫌内幕交易,被大连市公安局逮捕

4月11日

永清环保

刘正军

因个人原因,被中国证监会要求协助调查

4月11日

金发科技

袁志敏

涉嫌内幕交易“金发科技”股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4月25日

利民生物

吴善良

涉嫌诈骗罪,被安徽省金寨县公安局逮捕

4月26日

精达股份

李光荣

涉嫌行贿罪,被长沙市望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4月27日

科菲特

奚圣虎

涉嫌污染环境罪,被盐城市大丰公安局指定监视居住

5月9日

天神娱乐

朱晔

涉嫌违反证券法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6月7日

读者传媒

王永生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甘肃省纪委监委立案调查

6月25日

金亚科技

周旭辉

涉嫌欺诈发行股票罪,被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6月28日

南风股份

杨子善

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调查

7月11日

*ST华泽

刘腾

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7月18日

金利华电

赵坚

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7月19日

凯瑞德

张培峰

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浙江金华市公安局制定居所监视

7月23日

嘉欣丝绸

周国建

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7月24日

长生生物

高俊芳

涉及重大疫苗质量问题,被长春高新区公安分局拘捕

8月1日

汇洁股份

吕兴平

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8月13日

康达尔

罗爱华

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8月22日

泰瑞制药

马长江

涉嫌环境污染犯罪,被宁夏警方刑事拘留

8月27日

康尼机电

廖良茂

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8月31日

京东集团

刘强东

涉嫌性侵,被美国明尼苏达警方拘留

9月6日

金证股份

李结义

涉嫌行贿犯罪,被四川省内江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

9月24日

天圣制药

刘群

涉嫌职务侵占罪,被重庆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9月26日

九有股份

韩越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逮捕

9月30日

大象科技

杨骅力

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分局逮捕

10月29日

康得新

钟玉

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上市公司董事长们“出事”多集中于经济领域,其中涉嫌内幕交易者5人,欺诈、诈骗者5人,行贿受贿者3人、信披违规3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非法集资者3人、操纵股市者2人、违反证券法规者2人,其中与证券、股票相关者12人。另外,有2人与污染环境,1人与产品质量事故、1人与性侵,1人与因个人原因有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有关。

在“出事”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中,因经济原因“犯事”的占总数的83%,其中有的人是“一犯再犯”。如精达股份董事长李光荣,其在2002年收购华安保险时,因涉嫌伪造增值税发票被捕,被关了69天。4月26日, 又因涉嫌行贿罪,被长沙市望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6月25日,因涉嫌欺诈发行股票被成都警方逮捕的金亚科技董事长周旭辉,2015年因对2014年公司财报造假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在“出事”的国有企业董事长中,大多与涉嫌受贿、严重违纪有关,本刊梳理了7~10月公开报道的被立案调查或逮捕的国有企业董事长,其中3名董事长与受贿有关,2名与涉嫌严重违纪有关。从公开报道的相关信息看,2名涉嫌严重违纪的董事长“违纪”的原因多半与经济问题相关。经济问题,几乎成为大多数董事长的“死穴”。

失联或跑路,被立案调查或逮捕的“董事长”们尽管没有了“呼风唤雨”时的风光,一些“出事”的董事长们甚至可能遭遇牢狱之灾,进而失去人身自由,但至少他们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有的董事长,却为企业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出事”的部分国有企业董事长

时间

董事长

事由

7月27日

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白泰平

涉嫌受贿罪,被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8月24日

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吕永杰

涉嫌挪用公款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上海市纪委、监委立案调查

10月18日

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杰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北京市纪委、监委立案调查

10月24日

河南山水房地产有限公司原党支部书记、董事长毕瑞喜

涉嫌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罪,被信阳市检察院起诉

10月24日

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邸达

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天津市纪委立案调查


 

据媒体公开报道,今年至少有3名公司董事长因为企业失去了生命。其中有1月30日坠楼身亡的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5月26日割腕自杀的天津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殷金宝,7月31日在家中自杀的云南丽江祥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启伟。

这三人自杀前,几乎都头顶耀眼的“光环”,其中周建灿生前是绍兴市劳模、绍兴市人大代表;殷金宝生前为天津农商行的实力干将,多次获得冗余;张启伟因多次向社会捐款,头顶“爱心企业家”称号,今年5月还获得了“丽江青年五四奖章”。

其中张启伟自杀时只有21岁,为何一个充满前途和生机的青年企业家会绝望地选择自杀来结束生命?周建灿经过了数十年企业竞争的风风雨雨,为何在1月30日绝望一坠?是什么逼他们无路可走?是什么逼得董事长们大批“逃离”或身陷囹圄?

谁逼董事长们无路可走?

“政策锁链”与“人心陷阱”

探究是谁逼得董事长们无路可走时,先看一组数据。

中泰证券曾对有董事长、高管离职的上市公司进行统计,发现其公司经营现金流为负的超过50%,资产负债率较一季度恶化了70%。而房地产行业,有近一半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70%,其中有20家公司负债率超过了85%。

一言以蔽之,自2016年底,中央实行“去杠杆、防风险”的宏观政策以来,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对“钱”的“饥渴”状态。据央行统计,从去年5月自今年5月,整个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一直在个位上徘徊,社会融资规模由以往的10%以上降至个位数,“缺钱”几乎成为所有企业的共同“症候”。

 

董事长因何而坠楼

2.1亿借款,利息5.9亿

从去年开始,“找钱”成为几乎所有企业董事长的共同任务,在全民“找钱”的情况下,融资成本越推越高。据中国社科院2月1日发布的中国社会融资成本指数,2017年中国社会融资(企业)平均成本为7.6%,其中除银行贷款(6.6%)、承兑汇票(5.19%)、企业发债(6.68%)、上市公司股权质押(7.24%),融资成本低于平均值外,其他方式融资成本远高于平均值,其中保理平均融资成本为12.1%,小贷公司平均融资成本为21.9%,互联网金融(网贷)平均融资成本为21.0%。

银行贷款、承兑汇票、企业发债的融资成本虽然较低,但是“门槛高”,一般倾向于国有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一般民营企业是可望而不可即。一些上市民营企业,还可通过股权质押融资,于是从今年年初开始,民营上市企业竞相提出股权质押。专业机构Wind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23日,沪深两市整体质押股数6427.95亿股,占市场总股本的10.01%,市场质押市值为42987.04亿元。其中,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在70%以上的上市公司有858家,相较于2014年初的261家,增长2.29倍。

由于股市疲软,股价一跌再跌,不少企业质押的股票触及平仓线。据《红周刊》统计,2017年10月24日—2018年10月23日,低于平仓线的上市公司约557家,涉及1807笔股权质押,股权质押规模2689.11亿。为此,一些企业董事长(大股东)不得不一再补充质押,以获得足够融资。10月8日至23日,上证指数罕见深跌,跌幅达7.6%,136家上市公司的股东需要进行补充质押,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或高达1.07万亿。

补充质押进一步加重了股价下行。整个10月,补充质押的300余家上市公司股价平均下跌幅度达20%,远高于市场指数下跌幅度(5%~9%)。

尽管股价下跌会一时影响投资者兴趣,但通过股权质押获得的融资的确帮不少企业解决了“燃眉之急”。对于未上市的中小民营企业来说,以上融资渠道十分狭窄甚至被完全堵死,剩下的渠道唯有找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甚至民间高利贷。

高额的融资成本对生产经营困难的中小民营企业来说,可谓不能承受之重。1月30日坠楼的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坠楼与高额的民间借贷密切相关。据媒体报道,为了维持公司运转,周建灿曾从民间机构借了一笔2.1亿元的借款,仅利息就偿还了5.9亿元。近两年,周建灿从民间筹资及担保的金额约29.11亿元,支付利息多达17亿元。为了解决资金困难,周建灿去世前曾谈妥了一笔1亿元的借款,但在坠楼前一天借款人变卦,因为周建灿上了当地民间借贷圈的“黑名单”。绝望之中,周建灿不幸走上了绝路。

 

P2P遭遇集体寒冬

21岁企业家绝望自杀

21岁的“丽江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张启伟自杀,据坊间传闻,极可能与涉嫌非法集资有关。就在张启伟自杀的第二天(8月1日),丽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就对其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立案侦查。

“出事”的金融平台公司的董事长与实际控制人

时间

涉事董事长/实控人/法人代表

事由

2月1日

钱宝网实际控制人、总裁张小雷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4月10日

善林金融董事长周伯云

涉嫌非法借贷、虚假宣传,公司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查封,本人向警方自首

5月8日

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明

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被广州市公安局逮捕

5月15日

CNCBK集团董事长俞润东

涉嫌金融传销罪,被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公安局逮捕

5月17日

杭州浙优理财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傅音杰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逮捕

7月11日

“钱爸爸”董事长袁涛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立案侦查

7月15日

雅堂控股集团董事长杨定平

涉嫌金融犯罪,向成都市公安局天府新区分局投案自首

8月27日

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顾国平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逮捕

9月12日

广州中青金服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元涛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逮捕

9月18日

“掌悦理财”实际控制人王峥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逮捕

9月19日

上海P2P平台“钱妈妈”实际控制人刘某

涉嫌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逮捕

9月29日

深圳合时代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前法人马文亮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刑拘


 

其实,云南丽江祥利投资有限公司被查只是今年6~7月,全国44家被查的P2P平台之一,从今年6月开始,上海、广州、南京等多地对P2P网贷平台进行了集中清查,此是全国整顿互联网金融平台乱象的举措之一。

实际上,互联网金融平台“爆雷”从2017年年底就开始了,至今年6、7、8月,“爆雷”的P2P平台此起彼伏:如钱宝网、钱爸爸、唐小僧、云惠联、永利宝、善林金融、雅堂控股等。据统计,截至9月4日,全国有网贷平台6406家,目其中能正常运营的平台有1593家,其他4813家平台因违规贷款风险失控、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半死不活”。为补充资金,维持平台运转,一些企业铤而走险,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最终受到国家的严厉打击。

从曝光出来的案例看,一些P2P平台非法集资的金额已达数百亿元,涉及的用户多达千万人。2月1日,钱宝网董事长张小雷被捕时,其公司非法集资未兑付的本金高达300亿元。4月10日,善林金融董事长周伯云被查时,其管理的资金规模已超100亿元,待还余额逾30亿元,该公司在全国的分支机构(门店)多达658家,涉及用户逾千万人。另一家城城理财董事长傅音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捕时,其涉及资金规模已达114亿元。如果不予打击,将严重影响金融秩序和社会安定,因此一旦被发觉,这些公司的董事长或控制人将“在劫难逃”。

 

不作不死

董事长们的花样“自杀”

古语云,覆巢之下无完卵。每逢国家金融政策调整和金融秩序整顿时,特别在经济下行期,这样的调整和整顿让大量管理不善、违法违规的企业陷入困境,甚至倒闭。这期间,也是董事长们跑路、失联、被查、被捕的“高度敏感期”,网贷平台、私募基金、新三板挂牌公司、中小民营企业董事长们则是最敏感的人群。

除了经济大势与宏观调控之外,不少企业陷入困境实际上与董事长们的“自我作孽”有关,譬如性侵的刘强东,赌博的刘立荣,做假的高俊芳,污染的马长江。其中刘立荣、马长江可谓“不作不死”的典型。

据报道,刘立荣“嗜赌如命”,一位接近金立股东的人士曾透露,其一把牌一次性就输了7亿美元。由于“欲罢不能”,该知情人士说,刘立荣输掉的金额高达100亿元,从金立挪用的公款将近60亿元。这一笔巨款,让陷入困境的金立“雪上加霜”。刘立荣的“任性”最终将金立推入深渊,如果他能即使收住那双手,金立则可能是另一方天地。

泰瑞制药董事长马长江或许是另一位自作自受的董事长典型。8月22日,泰瑞制药董事长马长江因涉嫌环境污染,被宁夏警方逮捕。实际上,泰瑞制药的环境污染问题已持续十多年,其生产时的恶臭严重影响到工厂周围群众的身体健康,群众曾多次向当地及自治区环保部门反映,一直没有得到解决。2016年7月12日至8月12日,中央第八环保督察组巡查宁夏,留下41个问题清单要求整改,但泰瑞制药对此置若罔闻。今年6月1日,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接到群众举报后,对2016年的问题清单整改情况进行“回头看”,泰瑞制药被点名批评。为此,泰瑞制药不得不在6月22日发布《公告》,向全社会承诺全面停产、实施搬迁计划。然而,8月16日宁夏自治区环保督察组发现,泰瑞制药又擅自启动7台发酵罐违规恢复生产。为此,公安机关迅速逮捕了董事长马长江、总经理王伟及两名副总经理。而据知情人介绍,泰瑞制药年产值高达数十亿元,2014年至2016年其净利润分别为3.83亿元、5.48亿元及6.36亿元,完全有能力采取更加有效的治理措施。但马长江等,仍然心存侥幸,拒不整改。

另一位被拘捕的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则“利欲熏心”得让人发指。7月,国家药监局对长生生物进行突击检查,发现其“百白破”狂犬疫苗的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造假,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疫苗存在强烈的质量隐患。据报道,这批造假生产的疫苗已接种超过24万支,涉及儿童21万人。这无疑在拿千万儿童的生命开玩笑,网上挞伐之声不绝于耳。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公开资料显示,为获取最大利益,最近10年来,长生生物多次涉及违法、违规。7月24日,高俊芳最终将自己“作”进了班房。

 

“老辣”的二代接班人

青出于蓝的贪婪与躁进

在一干“犯事”的董事长中,有一群“二代”显得非常“突兀”。在涉案金额、危害程度上,二代们一点不逊于“老江湖”,在某些方面甚至更加“老辣”。

大部分“二代”具有高学历甚至海外留学经历,按道理,他们应更加理解和遵守社会规范与法律制度,更好地扮演好“董事长”这一角色。但事与愿违,他们大多看不起“一代”又苦又累的脏活,纷纷要求突破。

不过,他们的选择突破的方向似乎并不正确,反而在贪婪与急功近利上走得更远,其利用法律漏洞走捷径的手法更激进,所产生的破坏力更大。

据本刊不完全统计,1~10月,先后有3名二代接班人“出事”:南风股份董事长杨子善、晨鑫科技董事长刘晓庆、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其中刘晓庆、朱一栋皆为80后。

1987年出生的刘晓庆2016年10月从父亲刘德群手里接任董事长一职,当年11、12两个月就对所持公司股票4次减持,套现2.04亿元,金额之大,让“保守”的老一辈们好一阵“惊吓”。3月12日,其与父亲刘德群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公安机关逮捕。

不过,刘晓庆是在父亲“卵翼”下生长,杨子善、朱一栋则早就替代父亲打天下,其个人野心与抱负得到“成功放大”,因此在违法路上走得更远。

案例一

杨子善:绝不“亏待”自己

1972年生的杨子善算得上二代接班人的“老江湖”,曾经被视作珠三角“富二代”接班的典范。没想到仅仅7年,这个名牌学校毕业的高材生便将父亲一手创办的企业推入了危机。5月3日,杨子善与妻子“人间蒸发”,徒留下2.3万股东在风中瑟瑟发抖。其主事的南风股份,因此股价从1月底的12元一路跌至7月初的3.5元,至今仍在4.5元左右徘徊。

南风股份的前身为南方机厂,1988年由杨子善的父亲杨泽文成立,主要从事风机加工业务。经过杨泽文的苦心经营,南方机厂由一个家庭作坊发展成为产值数亿元的大企业,产品成功打入地铁、核电、隧道等高端领域。2000年,公司承接广州地铁二号工程,更是一炮走红。2009年10月30日,南风股份登陆创业板,成为28家首批创业板企业之一。

在南风股份发展期间,杨子善功不可没。从1999年开始,他就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利用自己读书时积累的人脉为公司左右腾挪。

2011年,年逾六旬的杨泽文辞去董事长一职,正式将南风股份交给杨子善。与父亲的“专注”不同,杨子善一上台就进行了“跨越”。2012年8月,南风股份宣布斥资1.68亿元建设“重型金属构件电熔精密成型技术产业化项目”,走上“高科技”道路。2013年,国内“3D打印”概念大热,在杨子善的授意下,“重型金属构件电熔精密成型技术产业化项目”摇身一变,变成“重型金属3D打印项目”。一时在国内大火,其股价由2012年底的不到7元,暴涨至2015年6月的近54元,两年半涨了近8倍!

南风股份股价高涨时,2015年3月、5月,杨子善减持套现1.66亿元,其弟杨子江(公司董事)也趁机套现3.57亿元,获利丰厚。

然而,“3D”打印毕竟是一个高科技项目,以南风股份的技术实力很难玩转。实际上从2012年开始至2018年,该项目基本上处于断断续续的投入和“休息”状态,始终未见收入。但这难不倒杨子善,他很快瞄准了另一个“高科技”领域——特种设备制造。

2014年,南风股份全资收购特种材料及能源工程管件装备企业——中兴装备100%股权。为了拿下中兴装备,杨子善“下了血本”,出价19.2亿元,形成的商誉(高于公司正常价值的溢价)多达9.47亿元。

但中兴装备并未为杨子善带来“兴旺”。2017年,其利润并未达标,应收账款多达5.02亿。再加上巨额拆迁补偿,南风股份的现金流出现危机,净现金流由1.4亿元大幅降低至2017年的-1.783亿。1月13日,中兴装备因环境污染,被环保部门要求整改,给南风股份流血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为摆脱困境,今年2月,杨子善又开始筹划收购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意图借此推高股价。此时南方股份的资金链已相当紧张,受股灾影响,南方股份的股价也跌跌不休。由于双方没有谈拢价格,最终收购作罢。

为获得融资,杨子善不得不将持有的公司股票质押,其持有6299.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2.37%),质押了6244万股,质押率将近100%。后来,其父杨泽文也不得不将所持的公司股票质押、补充质押,至5月11日,其质押给国泰君安的股票就达3600万股,并已触及平仓线,还需继续补充质押。

5月3日,心急如焚的公司高管层找杨子善解决问题,杨子善与妻子却不知所踪。这时杨子善留给南风的还有以公司名义借款及担保的债务3.8亿元。

在事发前,杨子善早已取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带着妻子以及质押股票的3.6亿元远走高飞,虽然南风亏了,杨子善却一点没有“亏待”自己。

案例二

朱一栋:被“玩”的资本玩家

朱一栋,这位82年生的“富二代”出事前可谓“光彩照人”,加拿大约克大学高材生,阜宁首富,江苏省人大代表。在今年江苏省人大会上,朱一栋发言,“要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好青年,不负人民的期望!”。没想到,这个“好青年”利用2张身份证,辗转5国跑路了。

严格意义上说,朱一栋不止是“富二代”,而是“创二代”。其父亲朱冠成是江苏阜宁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将一家乡镇企业阜宁化工厂转变为著名的稀土企业——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阜宁稀土”)。

做稀土又脏又累,而且阜宁稀土还是一个合伙制公司,留学后“见多识广”的朱一栋对此并不满意。2005年8月,朱一栋回国后在上海另外创办了一家企业上海莎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背上了“科技公司”的名头,2008年,公司被风投机构收购,朱一栋大赚了一笔。2009年,朱一栋回到阜宁稀土,在他的主导下,收购了深圳及苏州股东的全部股权,阜宁稀土由“合伙店”变为“朱家庄”。

2008年的出售与收购,让朱一栋看到了“资本游戏”里的“无限商机”,对于又脏又累的稀土业务更加不耐烦,意图改换路径。

2011年,朱一栋与同龄人赵卓权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上海阜兴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简称”阜兴金控“),瞄准了当时极为赚钱的房地产与金融行业。阜兴金控最初为房地产项目提供“过桥资金”,从中赚取“过桥费”。但房地产需要巨额资金,朱一栋手上的钱满足不了需求,于是朱一栋接连成立了意隆、郁泰、易财行、西尚等各类私募基金公司,到处“圈钱”。

随后,朱一栋对阜宁稀土与阜兴金控进行整合,成立了阜兴集团,公司业务覆盖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所属分(子)公司多达近100家。一时,朱一栋身家飙升至100亿,成为”阜宁首富“,并被有关机构评为“中国新兴民企代言人”“21世纪的中国最具影响力青年人物”。

相对于实业,朱一栋对金融的兴趣更大。六年来,朱一栋多次通过低价并购、破产重组项目,利用旗下私募基金公司参与融资,放大杠杆,待股价抬高后高位套现,赚得钵满盆满,一时成为上海滩金融圈里的“风云人物”。仅在2016年6月28日至12月,其投入巨额资金,通过操纵父亲实际控制的大连电瓷股价,获利超过6亿元。

在操纵大连电瓷股票期间,朱一栋专门聘请了专业操盘手李卫进行运作。朱一栋不但为李卫常年租下了酒店价值8888元的总统套房,还为其专门配备了保镖。李卫利用120套无线网卡和40台无线路由器,通过25个机构账户和436个个人账务进行不断“倒腾”,操作股价,为朱一栋带来了巨大收益。

然而李卫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其在为朱一栋操盘时,将多余的资金买卖其他股票为自己牟利。2017年2月,李卫暗自操作的另外一支股票曝仓,连续跌停。大连电瓷受其牵连,持续阴跌。2017年3月,朱一栋不得不以重大资产重组的名义让股票停牌,不少投资者因此被套牢。2017年12月6日,大连电瓷复牌,李卫操作的账户陆续卖出股票,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察觉,遭央视曝光。

至2018年3月28日,阜兴集团先后投入16亿元操纵大连电瓷股票,最终亏损5.51亿元。

随着监管的收紧,2018年5月,阜兴集团因资金链紧张或将面临崩盘的消息已在市场流传。6月26日,朱一栋发了一条微博后便玩起了“人间蒸发”。据媒体报道,朱一栋切断与国内的联系后,利用两套身份证成功躲过了“边控”漏洞,辗转数国,直到第5个国家才被公安部门锁定行踪。

8月29日,朱一栋最终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押解回国,其身后留下的是总额超180亿无法对付的基金产品,以及上万名维权无门的客户。讽刺的是,6月失联前,这位声言“不负人民期望”的“好青年”还称,永远为员工遮风挡雨,绝不跑路。

 

记者手记

让“破产”成为一种自觉  

有人说,企业家是最艰辛、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2013年,马云也说过,“中国企业家没有好下场”。

从今年离职、跑路、被抓、自杀的董事长来看,董事长们的日子的确很不好过。以至于个别董事长在大好年华,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其实,除了那些极度自私、利欲熏心、自作自受的董事长外,大部分企业的董事长都在背负企业艰难前行,即使那些跑路、被抓甚至自杀的董事长,他们几乎都曾为企业努力过、承担过。

当然,董事长是人,在困难面前,也有疲倦,也会退宿,所以有人选择了逃避。但是更多的人选择了面对,哪怕困难再大,他们依然咬牙坚持,蹒跚前行。杰出的企业家也正是在这群人中诞生的,史玉柱、褚时健、黄宏生、张文中、孙宏斌等知名企业家,当年面临的困难比现在不少董事长们所遭遇的犹有过之。

即使一些董事长们最后失败了,他们也虽败犹荣,其高洁的人品必将成为人生中难以泯灭的亮点。如东融资产董事长叶振,尽管企业的总负债高达70亿元,始终坚持不跑路。为让公众放心,他甚至将自己以及公司核心团队成员的护照上交有关部门,并且将自己名下全部房产放入企业资产池,作为归还投资款的资金来源。叶振的忠直赢得了债权人的肯定,并成为帮助企业度过危机的重要信心保障。

像叶振这样耿介正直的企业家不多,因为他们背负了过多的责任。实际上,一些董事长因为背负的责任过多,将自己逼上了绝路,如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周建灿的死引起了中国企业界的共鸣,他的悲剧几乎代表着不少民营企业家的共同悲哀。

其实,周建灿可以不死。因为同样在绍兴,另一家民营企业盾安集团欠债多达450亿元,公司负责人向浙江省政府申请援助后,省政府协调浙江省银监局,央行杭州中心支行、浙江省国开行、浙江省进出口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金融机构相继表态不抽贷,协助盾安集团度过难关。而金盾股份负债仅为99亿元,周建灿却因为筹集不到资金走上绝路。

即使周建灿筹集不到资金,也可以选择“不死”,因为还有一条“申请破产”的出路。在欧美等国,企业主陷入债务危机后,可向政府申请破产,可避免债权人的无尽追债,也可为自己保留一份财产,以备东山再起。

然而,在我国企业申请破产太过艰难。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夏红教授说,我国现行《破产法》申请破产的“门槛”过高、破产主体过于狭窄(仅限于法人)、破产审核处理的程序过于漫长,加上不少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企业主/董事长个人财务与企业财务混杂不清,申请破产很难执行。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一些董事长宁愿“跑路”,也不愿“破产”。

在欧美国家,企业陷入债务危机后,不但可申请破产,企业主/大股东/董事长们还可申请个人破产,实行部分财产保全。陈夏红说,合理的个人破产制度可为诚实、守法的企业家们提供一种最低限度的保障,从而免除企业家们从事商业创新和冒险的后顾之忧。陈夏红呼吁,目前,我国现行《破产法》在制度和程序设计上都还有很多有待完善之处,急需完善。他认为,只有让《破产法》为企业主提供方便可行的最低保障,董事长们可能自觉申请破产,不再跑路。也只有让申请破产成为自觉,才能最大限度保障企业家的创新精神。

相对于实力雄厚、有国家信用背书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家没有保障,企业在市场竞争中也有很多劣势,生存实在不易。为破解民营企业发展难题,11月1日,中央专门召开了民营企业座谈会,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提出要优化民营企业的发展环境,尤其在制度上,支持和鼓励民营企业发展。

优化发展环境,一语中的。民营企业的董事长们为何如此频繁跑路、失联、出事,大多与企业遭遇难以克服的发展困境有关,尤其是资金上的难题,这一点只要在信贷或融资渠道上公平对待,就可救一些企业于水火。所以,当一些民营企业陷入危机时,董事长最大的愿望就是银行等金融机构不抽贷、不挤兑,可见其要求之“卑微”。

当然,不少民营企业陷入危机也与资金管理不善、风险意识不够、发展步子过快有关,要避免“走投无路”的背景,董事长们还得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和风险意识。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lol比赛押注·(中国)官方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lol比赛押注·(中国)官方网站 渝ICP备14005088号
lol比赛押注·(中国)官方网站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